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赫敏发现有人向自己走来,定睛一看,却是这家奢饰品店的经理,这让她当即心里就是一松。

    这种奢饰品商店的经理,再不济也是中产阶级的水准。别看是每天迎来往送,赔脸卖笑的职业,一个月舒舒服服五六千欧元还是一点也不成问题的。

    和外面那群疑似黄背心的暴乱人群相比,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暴乱的理由,所以赫敏完全有那个理由,来对她放松心情。

    然而,事情总是出乎预料。因为这个完全没有理由针对她的人,在看到她身影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像是疯狗一样,尖叫着对着她扑了过来。

    飞龙骑脸,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如果赫敏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很难想象,这个穿着西装一步裙,脚踩十公分高跟鞋,一脸禁欲系诱惑的老女人居然能蹦出这么高的一个高度。简直让她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退了役的田径运动员。

    当然,她可没有打算让这个老女人一步跳到自己脸上的打算。所以在她跳过来的那一瞬间,她就非常敏捷地蹲下了身子,还顺带在那个老女人的身下撩了一下。

    这个动作很轻巧,但是效果却着实不错。以老女人这种大开大合的动作来看,最少的她也要摔一个大跟头才是。

    赫敏猜测的不错,老女人被她这一手直接就摔了一个狗屎吃的狼狈模样。不仅仅磕破了鼻子,摔得满脸都是鼻血和鼻涕,更是连漂亮的门牙都磕掉了一个。

    正常人到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就应该清醒了。就算是一时间被这种号称是革命的浪潮冲昏了脑子,做出了那些完全不理智的举动。到了现在这种既破了相,又要破了财的境地,也多少该知道些适可而止的道理。

    毕竟这么闹下去没有一丁点的好处。破了相还好说,将养一下,咬着牙给那些个黑心的牙医送上一大笔钱也就算了。可是要因此丢了这份优渥的工作,那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人家闹得好了,那是涨最低工资的美事。你这闹得再好,难道还能给你现在的工资提个一分半毫吗?

    赫敏给这个老女人的处境分析的一清二楚,并且也尽可能的把她往理智的方向去想。然而,让她失望的事情,这个老女人真是一点理智也不带讲的。

    妆都糊了一大片,整张脸混上鲜血和鼻涕,看上去就像是恶鬼一样。就这样,她居然还是不依不饶,依旧是向着她厮打过来。这一点,赫敏一点也想不明白。

    要知道,但凡是一个在意自己容貌的女人都不可能愿意以这样一副尊荣来示人,最起码的,赫敏自己就不会愿意。而将心比心之下,她也不认为这个老女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说不愿意承认,但是她不得不说,这个老女人还是有那么几分姿色的。保养的恰到好处的皮肤,即便是到了快四十的年龄也不见得几丝皱纹。再加上被包裹在紧绷衣衫里的丰满身材,想来她也应该是能让不少男人痴迷颠倒的那种类型才对。

    轮颜色,赫敏甘拜下风。她虽然自认为清新,但是却也不会不知好歹到认为自己能比这种妖艳贱货还要更能勾引男人。而如果连她都要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的话,那么没有理由这个老女人会不在意啊。

    女人能做到这种地步,她自问只会因为两种情况。要不是精神病,这不大可能。因为如果有精神病史的话,这架奢饰品公司怎么也不可能聘请她来当这个店面经理,那是砸他们自己的招牌。而另一种情况,大概也就是传说中二女争夫的撕逼情况了。

    摇了摇头,赫敏觉得这更加不可能。先不说自己争不争的赢,光是她会不会去争,这都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她赫敏清清白白,到目前为止还坚守着独身主义,别说是男朋友了,就是连一个**都没有。怎么可能和一个老女人在这里上演争风吃醋的戏码。别说是她自己丢不起这个人,就连她背后那个传承已久的伯爵名号,也丢不起这个脸啊。所以这所谓的撕逼情况,绝无可能。

    那么既不是发了疯,又不是有夺夫之恨,她凭什么这么仇恨自己,以至于这样都要来和自己拼命?别忘了,自己刚刚可还是从她的店里买了几十万的奢饰品。这里面的抽成都够她几个月的工资了,这样的一分恩惠,她不说把自己当贵客一样供着,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像这样喊打喊杀才对啊。

    赫敏心里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在手上,她可没有慢上半分的意思。侧步,俯身,上勾拳,左勾拳。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细看下来,甚至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可以说拳击练到这一步,已经算是相当的有水平了。就算是放到职业的擂台上,那也是星光烨烨的存在。这是力量上的美感,但凡是个美学正常的人都能理解。当然,对于正在挨揍的人来说,这话可就不是这么说的了。

    一记下勾拳,不仅仅让老女人的门牙再度磕碎了一根,就连臼齿也被打了出来。而紧接着的那一记左勾拳,更是打肿了她的面颊,打破了她的眼角。让她整个脑子都开始晃荡,人刚一栽倒在地上,就跟滚地的泥鳅一样,只会扭来扭去,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完美的击倒,让挥拳的赫敏心中自得不已。她废了那么大的苦功,留了无数的血汗,到底还是没有白费的。

    自打在英国经历过那场浩劫之后,赫敏就开始花费精力,下大功夫去学习拳击这么一门格斗技术。而作为一个天之骄女,一个上流社会的名门贵族,她之所以会做这样的决定,完全是出于自保这么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不是随随便便生出来的,而是在见证过无数的惨状之后才下定的一个决心。在英国,在那场灾难爆发的时候,她清楚地知道了这么一个道理。那就是在灾难面前,人类所需要面对的最大的威胁并不是灾难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