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熟练地操作着无线电台,赫敏首先就是把无线电接入到了巴黎本地的一些短波频道之中.

    这是民间经常使用的一些短波频道,像是传统的电台亦或者是个人的广播,都会在这个频道上使用。她想要通过这些频道上的动静来确定她所见的那种暴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规模的。是只有她眼前所见的那一隅,还是整个城市都已经沦陷在其中。这些都是需要外界信息来确定的事情,而眼下这些短波频道里的动静,就是最好的接收来源。

    按照赫敏的想法。这个时候最好的情况就是一切如旧。不管是那些花里胡哨的新闻电台,还是那些听起来会让她觉得刺耳的音乐,亦或者是那些神经兮兮,完全就是个人主观臆断的阴谋论。只要有那么一两个保持正常的,她都能觉得心安一些。然而可惜,并没有。

    不管她怎么调整自己的短波波段,都只能接收到一阵静默的回馈。这让她心里莫名地生出了一种担忧,那就是这个世界不会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吧。

    “见鬼,这怎么可能。”自认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赫敏很快就打消了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要知道,即便是当初的英国,在那样的灾难之中,他们这些人类也没有断了联系啊。

    伦敦市的市长亲自坐镇,在电台广播上发布避难信息。电台上不是各个避难所的位置通告,就是那些来自于个人的求救信号。虽然说固然是一副人心惶惶的混乱景象,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比今天这个万籁俱静的情况要强啊。这光亮不响的,该不会是坏了吧。

    急呼呼的拿着工具把无电线台检查了一下,确定电台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之后,赫敏就再度调转了波段,把波段翻到了国家频道上。

    按她的想法,眼下已经是这般大的动静了,哪怕就是为了安抚一下人心,国家电台在这方面也该发表一些言论才对的啊。而不管这言论是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有消息总是比没有消息来得好吧。

    可是,还是没有。只有静默的沙沙声从电台内传来,让赫敏的内心仿佛一瞬间跌落了谷底。她想不出来为什么,只能一再的徒劳尝试。而就在她这么徒劳地捣鼓了好几个小时之后,终于,有模模糊糊的人声从电台内穿了出来。

    这声音很微弱,微弱到夹杂在刺耳的电流声中几乎听不清。但是赫敏还是如逢甘露一般的连忙戴上了耳机,然而小心翼翼的在波段上开始调整了起来。

    左拨两下,声音渐大,听起来像是个女声。右拨一下,字眼逐渐清晰,听得到是她在唱歌。等到赫敏找到那个最为精准的频道,歌声一下子就嘹亮了起来,而以赫敏本身就极高的艺术修养来分辨,电台里这个哀怨悱恻、动人心魄的歌声,却正好是著名音乐剧《歌剧魅影》里的唱段。

    “Think of me,think of me fondly,when we've said goodbye.Remember me,once in a while, please promise me you'll try......”

    本是男人的唱段从这个低沉的女声发出来,却是少了几分离奇,多了几分哀怨。当然,功力不菲。哪怕是常年在上流社会打转,见惯了那些所谓的音乐大家的赫敏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声的唱功实在是厉害,哪怕是放在维也纳开一场专门的演唱会也完全足够了。

    不过,歌声再漂亮也改变不了如今的这个局势。而身处在眼下这样一个局势之中,赫敏也不可能如同电影里那些人那样,听着这样的漂亮歌声连自己所面临的危险都给忘掉了。她对自己的小命还没有那么不负责任,所以当下的,她就已经是对着电台的另一边大喊了起来。

    “有人在吗?能听到我说话吗?我这里需要帮助!”

    “when you find that,once again, you long to take your heart back and be free -if you ever find a moment, spare a thought for me...”

    歌声并不中断,而是继续往下。但是赫敏能很清楚地听出来,这中间有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间断。这意味着,对方并非是听不到她的说话,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理会而已。

    这有些不给面子,但是赫敏却并不怎么在意。她只是想听听人的声音,了解一下外面的具体情况。至于求救什么的,还说不定会是谁求到谁的身上呢?

    “重复,有人听到我说话吗?我需要帮助。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聪明的赫敏总是在女人唱段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插话进去,这就像是一个人一口气刚刚提上来,就猛地被另一个人一巴掌拍下去了一样。感觉肯定不会好受,而自然的,心里面也难免会有了火气。

    一次也就算了,还能勉强将忍一下。但是赫敏三番两次的这么来,那肯定是佛都会有火的。

    “够了,闭嘴听我唱歌。这事对你难道就这么难吗?”

    电台那边的歌声停止,变成了一个粗嗓子的男人的叫骂。而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转变,当然是让赫敏有些目瞪口呆了起来。

    男发女声,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别说是那些天赋异禀的人,就连那些歌唱的好手都能模仿个一二出来。但是,要想如同这个粗哑男声这般,唱出这么哀怨悱恻,同时又不失婉转媚色的女声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放到平日里,把这种反转性的变化做成视频扔到网络上,说不得要让一大片人叫上两句神仙。但是现在,在眼下,赫敏可实在是没有那个精神,来夸赞这个男人的唱功了得。她一心只想知道外界的情况,所以趁着这个男人说话的间隙,她也是立刻开口询问了起来。

    “听着,先生。我没有功夫听你在这唱歌,而且我想如果你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你也应该没有精神唱歌了才对。如果你还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听我的,打开窗户,向大街上看看,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男人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随后,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明显有些激动地对着她大叫了起来。“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鲜血和火焰,我看到了疯狂和混乱。生命如此脆弱,简直就是风中摇曳的火星。光明于刹那间消逝,留下的唯有黑暗方是永恒......”

    电台那边的声音越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