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句抱歉,说的铁娘子心里瞬间就是一凉。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想来以开明君主著称的维克托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么一个丢人的选择。

    别说是她不明白,很多人都是如此。这里面包括了史塔克,他甚至都有些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就对着维克托质问了起来。

    “为什么?公爵阁下。难道你不明白你做出这样的选择意味着什么吗?你这是把数以千百万的人推入虎口,你这是对欧洲乃至对整个人类的不负责任!”

    “不用给我戴这么高的帽子,史塔克先生。我只是做了一个和很多人类似的选择而已。如果说仅仅做出这个选择就要背负这么多的骂名的话,那么我这个偏远小国的君主怎么也不应该承担比那些大国首脑更多的苛责吧。”

    维克托一句话就把火烧到了那些主张放弃自保的首脑身上,而这在让意大利总理撇嘴的同时,也让他做好了为自己辩护的准备。不过,史塔克他们显然没有把矛头调转过去的意思。因为他们已经看的很清楚的,这就是一头不怕烫的死猪,你再怎么责难他都是无济于事的事情,完全没得救。既然这样,他们还不如把时间浪费在那些还有救的人身上,争取让他们改变一下自己的意见。

    维克托在他们的眼里就是还有救的类型,毕竟在他们看来,他只是一时间有些相岔了而已。只要能纠正他的观念,他们还是有希望的。而眼下问题的关键就是,他们必须要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对此,史塔克很直接,他张口就对维克托问出了缘由。

    “能够告诉我你这样选择的原因吗,公爵阁下。我看不出来你这样选择的好处所在,作为君主专制的你,应该不会因为担心所谓的民愤,就做出这样软弱的决定吧。”

    “你想知道原因?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原因。很简单,有三点。”

    “第一,地理位置。拉托维尼亚是一个小国,人口不过才几百万,而且还位处于偏远的东欧。就目前来说,我还没有听说过在我们这样一个偏远的国家里闹出过什么魔鬼恶灵之类的恶性事件。我不敢说一个没有,但是可以肯定的,我这里受到的地狱入侵的影响肯定是要比那些地理位置优越的大国要来的强的。所以,我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做这种可能波及到拉托维尼亚,给我们国家带来巨大灾祸的选择呢?”

    “第二,运气上的问题。按照史塔克先生你透露出来的消息,人类的社会想要完全恢复秩序,就算是查尔斯教授不眠不休地一直工作下去,那也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三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不认为魔鬼的胃口有那么好,能够在三天之内就毁灭掉整个欧洲的人类。按照概率来说,每一个国家都有幸存下来的可能。只是三天而已,忍一忍,赌一下。等到了人类的秩序恢复之后,再动用更合适的手段来应付这些魔鬼,这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

    “最后,那些魔鬼的想法。就算是人类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也不认为人类就会就此灭绝掉。我不知道魔鬼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想最简单的一个道理,东方人说的涸泽而渔他们应该是清楚的。即便是他们把人类当做自己的食物,但是再怎么说也没有一次性就把食物吃光的道理吧。他们总会想着以后,而以后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生存的希望。拉托维尼亚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一直就是诸位主君的属国,到了如今,如果真的有那个需要的话,就算是向魔鬼效忠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能生存下去,不是吗?”

    维克托的说法看似有条有理,有理有据。但是在史塔克看来,他的这些言论,甚至比意大利总理那些人逃避自己职责,放任自己国民自生自灭的做法还要混蛋。

    典型的投降主义,典型的人奸思维。要不是顾忌到对方现在代表的是一票子欧洲国家的意见,要不是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那个高举大棒的实力,他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对他发动一波制裁,让他明白身为人类到底什么是有所为有所不能为的道理。

    而即便是现在这种环境和身份都不大允许的情况下,他也依然是没有按捺住自己性子的意思,而是直接地就对着维克托威胁了起来。

    “知道吗?公爵阁下。你应该感到庆幸,在眼下这个时节里我没有办法对你做什么。如果是往常的话,我现在就会向国际法庭申请抓捕你,以反人类罪的名义,把你彻底地钉在耻辱柱上。你比他们这些人还要可耻,因为你作为一个国家的领袖开了一个最坏的先河。向魔鬼投降?这种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我真的想当面扒掉你身上的那层皮看看,你的心脏到底是什么模样,看看你到底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魔鬼!”

    史塔克的话让维克托心里一惊,他不知道这是史塔克的气话还是他已经有所察觉。这让他意识到了自己不能再表现的太过了,所以当下他就耸起了肩膀,无所谓一般的说道。

    “我只是说了我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而已。如果你不喜欢听这种真话的话,我闭嘴就是了。不过有句话我需要明说,史塔克先生。这是我们生死存亡的关头,不是你的。你大可以说你的风凉话,但是请不要越俎代庖,替我们下什么决定。毕竟,牺牲的是我们而不是你,不是吗?”

    虽然不准备再跳脱,但是维克托还是在最后补了一刀,引起了不少人的同仇敌忾之心。意大利这伙人在这个时候再次发挥出了神队友的作用,毕竟要是维克托被吊起来鞭尸的话,他们肯定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而本着渡人渡己的原则,他们立刻就开始应和了起来。

    “没错,史塔克总统。这不是你们美国人的事情,你没有在这方面的发言权。你说我们是人类的耻辱,是人类的内奸,我们还说你是居心叵测,想要利用这个机会打击整个欧洲共同体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