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史塔克的意识一片混乱,因为这突然发生的一切。

    古一在这个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是超乎他想象的恢弘场面。而在这样的恢弘场面之下,他也理所当然的被震惊的有些不能自已了起来。几乎等同于一整个星球的磅礴伟力,这样的力量在他看来理应无所不能的才对。然而,古一却是话里话外,从头到尾都不对结果抱有任何乐观的幻想,这样的情况放在他眼里,实在是让他有些理解不能了起来。

    难道他就真的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史塔克满脑子都几乎是这样的疑问。而当他眼前的世界骤然发生改变,从荒漠一般的死亡谷突然间变成了白雪皑皑的高山之后,他才勉强的算是回过了神来。

    这个时候,他依稀还记得古一在最后时刻对他所说的那句话,剩下的交给他了!这句话在现在想来,着实是让他感到不安,因为他根本不能理解,他到底要做出怎么样的成果来才能达到古一所希望的那种地步。

    仅仅是把一个信号发出去,就能改变眼下这一切?说真的,他深表怀疑。

    不过怀疑,大概是现阶段最没有作用的一个想法了吧。左右他都不可能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来拯救这个世界,既然这样,那么还不如就按照古一所说的来,看看有没有可能创造出奇迹来。

    想到了这里,史塔克当即就紧握住了自己闪烁着金色佛光的右手,然后向着一个他能明显感知到魔法波动的地方就飞了过去。

    他知道,这是古一留下的一个线索。毕竟她不可能在把他传送到了这个地方之后,就不可能不管不顾了。时间就是金钱,这个时候尤为如此。而只有给他立起一个信号标来,才能最大程度的减少这种时间上的浪费。

    史塔克能大概地猜到古一的想法,所以他行动的非常的果断。而也就是在他的这份果断之下,他很快地就来到了一处庙宇之前。

    传统的尼泊尔佛教庙宇,看起来有些稀稀落落的,这是年久失修的表现。而如果不是有一个巨大的魔法罩保护住了这里,使得其免受风雪的摧残的话,史塔克甚至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毕竟,这样一个破烂的地方,而且又是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之下,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得担心,这里到底能不能住得了人。

    而当他降落下去,顺着敞开的寺庙大门走入其中的时候,他才愕然地发现,门内和门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区别。

    门外是一片冰天雪地,漫天的风雪吹拂在这座残破的寺庙上,给人的感觉是孤独而死寂的。而门内,却是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整整齐齐的方砖顺着寺庙的大门一路铺展到深处,两条小水渠弥散着温润的雾气,沿着墙根一路盘绕。这样的情景,给是史塔克的感觉就好像是他来到了自己在蒙大拿买下的那个温泉牧场一样。有些熟悉,也有些不可思议。

    自然怕是很难生成出这样的景象的,所以,这应该是魔法的妙用。而说起魔法,史塔克立刻就开始左右环顾,开始搜寻起自己此行的目标来。

    他的儿子弗兰克,说起来他也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他了。当初为了能够给自己一家留一条后路的,把弗兰克送到了古一的身边,让他以学习的名义受到古一的保护,如今看来,这或许是一个昏招。

    自打古一打着主意坑害他开始,他就已经等同于是把自己的最大的把柄交在了对方的身上。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古一这样德高望重的法师,是不屑于用人质这样的卑劣伎俩的话。那么在之后,在看到她在面对现实时所做出的选择后,史塔克就不会再有这样天真的想法了。

    连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子都能放弃,古一想要拿一个孩子作筏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而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的话,那么史塔克肯定就是要左右为难的。

    为了国家的利益,他可以牺牲一切,甚至连和周易十几年的交情他都可以拿出来当做筹码。但是,如果说是拿他深爱的妻子、儿子来作为牺牲,换取国家的利益的话,他就未必愿意接受这样的事情了。

    人心再铁,也终究是会有软弱的地方的。而对于史塔克来说,他心里最软弱的地方大概也就是这一块儿了。

    之前他曾经承诺愿意放彼得他们一马,除了和彼得的交情之外,大概也就是有这方面的担心存在着。毕竟自己的儿子还在人家的手中,这要是把过节制造的太大了的话,谁敢保证古一就不会玩一出撕票的把戏呢?

    史塔克可不敢把自己的心头肉拿出去当宝搞,所以自然的,他选择了更加委婉的妥协式做法。

    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因为在更大的危机面前,所有的过节都已经是烟消云散。面对多玛姆,古一不可能再捏着他的把柄不放,毕竟她的计划就决定了,史塔克必须是要和弗兰克有所接触的。所以她给了史塔克这个机会。

    而对于这样的一个机会,史塔克自然也是心绪难平的。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他当然想找到自己的儿子,想要在这个世界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刻确认他的安全。这是他作为一个并不太称职的父亲所本能生出的想法,而也就是在这样的想法之下,他很快地就从这个寺庙中,找到了弗兰克的所在。

    样貌看起来似乎成长了一些,大约已经有八九岁的模样了,这很正常。作为一个特殊的生命构造,弗兰克并不会愿意让自己长时间的维持在幼年状态上。

    人类需要幼年状态,是因为他们需要在这段时间内摄取足够的养分,来确保自己个体上的成长。而弗兰克显然没有这方面的需求。他独特的构造决定了,他可以直接从能量中获取自身成长所需要的养分,而哪怕是对于人类而言最宝贵的知识,他也可以通过自身的特性性而从容获取。

    幼年形态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个伪装。如果不是说他的父母希望他能不那么特殊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就算是变成一副成年人的模样也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而像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