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唐糖是个乐观的小姑娘,悲愤过后,立即开始思考现在的处境。

    首先,这会儿应该是她原主新婚后的第二天。

    唐红改嫁后半年,男主朱爱党突然归来,说是在任务中受伤失踪了,因为失踪时间过长,这才被认为是牺牲了。这会儿回来竟然发现妻子已经改嫁了,真是又心酸又愤怒啊!

    唐红家里因为怕被朱爱党找茬,慌忙说当初就是因为唐振国回来探亲,才带回来男主牺牲的消息,要怪也只能怪他。

    男主倒不至于真找他们家事,毕竟这媳妇已经改嫁了,总不能再找回来吧?

    但朱母却觉得这媳妇不守妇道,哪有丈夫刚走一年就改嫁的?更何况她儿子根本没死还回来了。

    不过说来说去,这事还是怪唐振国,他闯出来的祸得他来弥补,正好他有个妹子,人长的俊,不比之前的那个差,所以就闹着要唐振国的妹妹嫁给儿子。

    在唐红家里的推波助澜下,所有人都知道是因为唐糖喜欢男主,这才让自己哥哥说人家已经死了,好让人媳妇儿改嫁呢!

    众口铄金,唐糖家里有苦说不出,当初唐振国回来探亲,因为朱爱党很长时间没有给家里写信,这才问到他身上。

    都是一个村子的,唐振国犹犹豫豫的说,朱爱党出任务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后来见朱爱党一直不和家里联系,这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唐振国说朱爱党死了。

    现在倒好,他们家好好的闺女,让去嫁给个二婚头,唐父唐母哪里肯同意?

    但唐振国不在家,唐红的爹亲自到唐糖家说,这破坏军婚可是犯法的,更何况唐振国也是个当兵的,这以后的前途可是难说了。

    唐父唐母这下子慌了,这可怎么办?儿子的前途不能悔,可这闺女也舍不得啊!

    还是后来朱母来提亲的时候说,唐糖这闺女她知道,不是那种人,都是村里乱传的,但这流言已经出来了,以后也不好说人家了,还不如就嫁给朱爱党,反正她们家爱党还没和唐红洞房呢就离开了,论起来也不算真正的二婚。

    唐父唐母无法,这才点头答应把闺女嫁过去,等到朱爱党知道的时候,一切已经成了定局。

    反正都要结婚的,母亲又把唐糖夸的一朵花似的,既然母亲喜欢,朱爱党也就可有可无的娶了。

    不过他很快又因为突发任务,在新婚第二天一早就返回部队了,直到半年后,女主唐红重生,他才再次有了音信。

    也就是说,现在男主已经离开,女主还没有重生,她还有半年的喘息时间,想到这里,她终于先暂时松了一口气。

    天已大亮,作为新媳妇儿,又初来乍到,她还是先起床的好。要知道,现在的公婆大人可是她未来一段时日的依靠了。

    翻开记忆中的陪嫁箱子,随手翻了下几套陪嫁衣服,竟然发现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土气,除了裤子有些肥大之外,上衣竟然还颇有些复古之风。

    随手拿出一件红色半袖衬衣,和一条略显肥大的黑色裤子,又随手编了一个大粗辫子,唐糖满意的看着梳妆镜中,甜美可人的小姑娘,直呼赚到了,没想到原主长的这么甜美可人,也怪不得能得道那么多人的宠爱,养成个绿茶婊的性格,人家有资本啊!

    出了屋门,就看到对面东屋门前,阳光的照射下,婆婆张秀琴正守着一大盆的盘子碗筷洗刷着,看样子,估计已经不是第一遍了。

    能听到东屋里风箱拉动的声音,估计是她的小姑子朱明芳正在烧火做饭。

    听到响动,张秀琴抬起头来,用胳膊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冲唐糖笑了笑,道:“唐糖醒了?昨天一定累着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快打水洗脸吧!饭马上就好。”

    小姑子朱明芳也探头出来,“嫂子醒了?我哥一大早就回部队了,你待会儿和我一起上街吧!”

    不等唐糖回话,朱母立即开口:“去什么街上?你嫂子昨天累坏了,今天先休息一天,想去街上什么时候不能去?”说着,还若有若无的撇了眼唐糖的腿。

    唐糖瞬间觉得自己无法言说的地方更加不适了,原来是这个累坏了……

    “娘,那我先打水洗脸,等会儿再帮你洗盘子。”唐糖脸红遁走。虽然昨晚确实那啥啥了,但她不是本人啊!没想到婆婆大人说话这么直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